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gsdlygood

爱的港湾--寻梦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晨曦原创】托书寄怀,了望此生  

2014-10-31 13:54:28|  分类: 艺术瑰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晨曦原创】托书寄怀,了望此生 - 晨曦之念 - 泼墨书香

 

托书寄怀,了望此生

——一代儒宗马一浮(传)

这是第一次通过各种资料了解马一浮先生在世间的各种功业与经历,翻开《马一浮集》就如同翻开了一本厚重的史书,而后便随着他走进那个时代的中国,也走进了他曼妙的理学世界。

马一浮,单名浮,一浮是他的字,号湛翁,别署蠲戏老人、蠲叟等,浙江绍兴人。生于清光绪九年(1883年),死于1967年。他自幼饱读诗书,1898年,十六岁时,应县试,名列会稽县案首。青年时,他与同乡马君武、马叙伦游,风华正茂,各自负以天下为任,然而不久后,马一浮即自匿陋巷,日与古人为伍,不屑于世务。,大约从1912年或1913年起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前,他一直在杭州,孑然一身,身居陋巷,潜心研究儒、释、道等中国传统文化。

也许这样一位国学泰斗似的人物,你会觉得他遥远而不可亲近,但事实却往往不是这样。著名画家丰子恺在其随笔《陋巷》一文中,称马一浮为今世的颜子(渊),在记述他1933年第三次去马一浮居处访问时的感受说:先生照旧孑然一身地隐居在那陋巷的老屋里,两眼照旧描着坚致有力的线而炯炯发光,谈笑声照旧愉快。虽然,我并没有切身与马一浮先生交流过,但是他的文字、他的书法却让我在隐隐中触碰到一颗慈爱柔软的心。

或许,每个被人们牢记的人都是历经了心酸与磨难的。当抗日战争的硝烟弥漫在了中国,马一浮先生不得不南下避乱。但是却也是因为这场战争激发了马一浮先生的爱国热情。 他打破平生杜门未尝聚讲的守则。 应当时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之邀,马一浮先生出山讲学,先后于江西的泰和与广西的宜山为浙江大学的学生开设国学讲座

关于开设这个讲座的意义,他是这样说的:其意义在使诸生于吾国固有之学术得一明了认识,然后可以发扬天赋之知能,不受环境之陷溺,对自己完成人格,对国家社会乃可以担当大事。他首先拈出宋代大哲学家张载的四句话——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——来教大家立志,希望大家竖起脊梁,猛著精彩养成刚大之资,乃可以济蹇难。他把对学生的抗战爱国教育,贯穿于这些讲座之中。其实,这何尝不是一种呼吁?

1939年夏,他在四川嘉定乌尤寺创建了复性书院,担任主讲,讲明义理,选刻古书,培养了一批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人才。可以说,整个抗战时期,也是马一浮学术活动最活跃的时期,他的主要学术思想著作都是这一时期发表的。

如今,国学热再度袭来,只是似乎鲜有人记得这样一位儒学师宗的存在。当然,这不是过错,只是因为马一浮先生生平只是一直在默默地潜心体究宋明理学,不标新,更不自构体系。只是躬自践行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为人精神,匿居陋巷,不求闻达。想来这样一份淡泊的心志也在学术界的深水里沉沉地沉淀下去了。

对读书的穷理之道,马一浮亦有精辟概括,他认为,读书之道,约而言之,有四门:一曰通而不局;二曰精而不杂;三曰密而不烦;四曰专而不固。四种读书法,实则解决了博与专、义理与细节、简与繁、中心与边缘等问题,其总结可谓精辟之至。马一浮先生对此稍加解释,不局不杂,知类也;不烦不固,知要也。类者,辩其流别,博之事也。要者,综其指归,约之事也。读书之道尽于此也

读书之终极目的在于明理践性、成就圣贤人格。关于读书之目的,马一浮以为,读书当求明理,更贵在养德。马一浮先生承接宋儒乃至先秦儒家而来,始终将学之为己为第一要务,学之为己的目的在于成就圣贤人格;而非学之为人,即以博学炫耀于人以换取某种好处为目的。马一浮先生以为,学问若不能提高自己的修养,读书再多,亦不过一书橱耳,又有何用?他多次强调读书的终极目的,在于修身、在于提高修为,并提出唯有指归自己一路是真血脉的践行主张。

一直深信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马一浮先生关于读书目的在躬行的观点也深深影响了我。也只有当把真正的义理落实到自身时才能真正体现读书的价值。但是谈及读书,让我想到了现今人们的功利读书观。秉持着一颗浮躁的心去品读一些古人传承下来的文字,以这种方式读书收获也必然不会有很多,要领悟书中的精华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心沉静下去,一心一意地读。马一浮先生便做到了,所以他在学术思想上也有了很高的造就。

在学术思想上,马一浮先生有很多的著作。如《泰和宜山会语合刻》、《复性书院讲录》、《尔雅台答问》、《尔雅台答问续编》等。马一浮同时又是一位第一流的诗人和书法家。他已出版的诗集有《蠲戏斋诗前集》、《避寇集》附《芳杜词剩》、《蠲戏斋诗编年集》等,总称之为《蠲戏斋诗集》。

在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和理论上,从形式上来看是相当固守传统的。如他的一个最主要的观点就是认为,全部中国文化都可以统摄于“六艺”之中,即所谓:“国学者,六艺之学也”。这里的“六艺”是指诗、书、礼、乐、易、春秋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六经”。但马一浮更喜欢用“六艺”这一名称,因为它不仅是呆板地指六部经典,而是广义地指六类或六个部门的文化学术或教化。他认为:“此(六艺)是孔子之教,吾国二千余年来普遍承认,一切学术之原皆出于此,其余都是六艺之支流。故六艺可以该摄诸学,诸学不能该摄六艺。”

关于文化的起源和发展,马一浮先生则站在了唯心史观的立场上,认为完全是精神的产物。他反复声称:“一切道术皆统摄于六艺,而六艺实统摄于一心,即是一心之全体大用也。”因此,在文化、学术上如果“不知反求自心之义理,终无入头处”。他说,这些道理说来简单,却是他“自己体验出来”的。他从这种文化观出发,对于人类的文化,特别是中华民族的文化,充满了坚强的信心。他认为,只要“天地一日不毁,此心一日不亡,六艺之道亦一日不绝。人类如欲拔出黑暗而趋光明之途,舍此无由也”。更说:“国家生命所系,实系于文化,而文化根本则在思想。”这里,他把文化的社会历史作用夸大到了极点,在理论上显然是错误的。但是,他却真诚地相信,人们只要有这样的信心,能按照他的体验去践行(即“反求自心之义理”),那才“不辜负自己,不辜负先圣”,而这正是“夷狄所不能侵,患难所不能入的”根本之所在。他以此作为个人品德和操守的修养信条,一生中始终表里如一,坚定不移地讲论和践行,其精神确实令人敬佩不已。

 阅读完马一浮先生在事业上执着的一面,兴许大家仍旧在仰望这样一位泰斗人物,其实,生活于他又岂是如我们想象的那般如意。除却生活在这样一个动乱的时代,他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也有着一份至极的苦痛。在1902年,马一浮先生的妻子因病离世。这于马一浮先生而言无疑是一个沉痛的打击。爱之深切让马一浮先生至此没有勇气再去选择开始另一段感情,于是就这样化身做了一世的守护者。其间悲楚也自当只有马一浮先生自己才能深切体悟。

     可能你不会想到,他在拥有对亲人至柔的一面的同时,也有着对权贵至刚的一面。19249月,直系军阀孙传芳占领浙江,任浙江军务善后督办,夏超任浙江省长。孙到浙后,做了一些不得人心的事。如勒令停刊有市民声音的《杭州报》 ,干涉市民抵制日商百货的行动等。旅沪浙江公会发电呼吁,要孙传芳离开浙江;旅江津浙人发表公告,要夏超辞去省长。一次,孙传芳专程到马一浮先生家拜访,马先生知道来访者是孙传芳,立即表示不接见。家人考虑到孙传芳的当时权势,便打圆场说:“是否可以告诉他,你不在家?”马先生果断地说:“告诉他,人在家,就是不见。”孙传芳听后,只好没趣地悻悻而返……

  其实,这样一个人并不邈远,只是需要我们用心去体悟他的经历与坚守。我深信,一个执着的人终是会拥有一份执着后的丰实的回报。我也坚信,在漫漫的学海里,只有安静沉淀下去才能触碰更多更深更真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晨曦之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于2014年10月31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